凯发真人娱乐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时间:2021-09-07 01:37 来源:网络整理 网络转载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房产频道-和讯网

  立夏, 在一场创纪录的五月暴雨中,回到暮春时分的扬州(楼盘)。

  而今重到须惊,故园仍在,空城无声

  感谢团结香港基金的组织和款待,酒店崭新气派,从窗口能俯瞰整个扬州城,若干年来第一次看到故乡天际线。很欣喜于春雨中的静谧,但雨停时出门,路上仍是行人车马稀,走过熟悉的巷陌和社区,总觉着沉默的雨夜里透出某种不安。

  接下来几天,才明白不安来自何处。乘车经过新城区时,十年前那熟悉的市井喧闹,或是各种建筑工地上的尘土和噪音,似乎都消失了。在城市郊区的大片农田变成楼群之后,人群的声音突然如同泉水渗入黄沙一般消失了。街道上多了很多烂尾或停工的楼盘(所住酒店对面就有一整栋),却不再有川流不息的人群。

  值得一提的是, 参访团所住的酒店是扬州国资委龙头企业开发管理的, 价格相当宜人硬件相当不错,但在旅游旺季的五月却看不到太多人流,开业半年了还有楼层完全处于未完工状态……

  四顾萧条,未老还乡易断肠

  参访的若干家高新区公司,按理说该是年轻人扎堆出入的地方,可即便我极力刺探访客区域以外的部分,也看不见人群和出入的车流。制造业的智能化自动化让年轻的工人群体消失,而高学历的年轻人据留扬创业的学生反映,只有极少数选择留扬州发展。同行团友晚上去到新城区最繁华的大型综合Mall,发现酒吧一杯软饮品还不到10元,而整个店里别说俊男美女,连人影都没有。

  这个对我而言最熟悉的城市里,中年人奔波在路上,老年人仍然活跃在街巷各处的服务业,年轻人和孩子却少得让我吃惊,这解释了那个沉默雨夜里的熟悉巷陌为何让人不安。

  想到人口数据,便问了扬州的体制内包括出入境部门的人,得到的回答含混,显然这不是一个适合宣传的数据口径。于是我简单了搜索了一下扬州的人口,答案是超出我的预期的:扬州在新世纪开始之后连续12年人口减少,老龄人口快速增加,而随后几年人口数据虽然口径参差不齐,但下降的势头仍然明显。比人口下降态势更可怕的是人口结构,老龄化已成事实。

  人生只合扬州老,

  2018年3月数据,25%扬州人是60岁以上老人,占比四分之一。

  人口衰退不是突然开始的,在统计局数据开始遮遮掩掩,顾左右而言他之前的好几年,扬州的交通运输行业就先嗅到了寒风:远远领先摩拜和OFO的城市共享单车出现了很久,但却没有太多人使用;出租车司机几乎100%会在接载乘客之后继续招手即停,来寻找可以拼车的额外客人;而城际运输也很早就出现了预约专车外加撮合多人共享拼车;新建的扬泰机场,航班的频次让人基本放弃。

  而2012年以后的统计局也放弃了,他们网站的人口统计数据表格更新就停留在2012年,大约是人手不够了吧。 此后的数据全靠全市综合经济发展报告和全国普查才能推动。而最有价值的人口结构数据,只在几个关键年份有统计, 而把这些稀疏的数据整理成代表少年和老年人口比例的两条趋势线之后,过去十七年人口结构断崖式崩塌的严峻事实一目了然。

  《扬州蓝皮书:扬州经济社会发展报告(2017)》指出,扬州地区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老龄化呈现时间早、老年人比例高,老年人口基数大、增长速度快,高龄化趋势日益明显、空巢化比例越来越高,农村养老形势较为严峻、介助介护需求量大等特点。截至2016年末,全市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户籍人口总数的24.53%;65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数的16.28%。根据联合国定义,65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数20%以上即进入超老龄化社会,从近年来的变动情况看,目前扬州市老年人口占比正在以每年1个百分点左右的速度增长。按这一趋势,扬州市即将在未来几年内进入超老龄化社会。

  扬州的样本意义

  要知道扬州是一个拥有两千年人口数据记录的城市, 在清嘉庆年间 扬州就已达300万人口,是一个很适合管窥中国的样本。

  从西汉至明清,扬州人口数堪称大起大落。扬州境内第一次有完整的人口记录为西汉元始二年(公元2年),当时广陵国领县人口达14万人, 在南北朝200年的时间内,扬州曾遭3次大劫难,人口骤减。到南北朝南朝宋大明八年(464年)下降到4.5万人。

  唐天宝到贞元年间,扬州府人口达47万人, 唐代后期,杨行密围扬州达半年之久,城中粮尽草绝,老百姓(603883,股吧)以泥作饼充饥,饿死大半,杨行密率军入城时,城中居民寥寥。

  宋崇宁年间扬州人口10万人,到宋大观年间仅剩6.3万人。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金兵南下扬州时,城内居民仅剩几千人。自宋以后,黄河夺淮,苏北屡遭水灾,人口再减。

  元末明初,战乱使淮扬人口流亡很大。明洪武九年(1376年)扬州府领11县,只有57万人。 明末清初的战乱又使扬州人口下降,雍正六年(1728年)扬州府领7县,仅有25万人。此后,清王朝实行一系列有利于人口发展的政策,使人口猛增,嘉庆十三年(1808年)突破300万人。

  之后的200年中,扬州城攀上了460万的人口高峰,然后在并无战乱天灾的新世纪开始了连续下滑…

开河修桥铺路读书,此扬州所以兴

  两千五百年的扬州曾是天下赋税之冠,也曾和今天的纽伦港一样是世界都会,即便被屠城都能迅速复兴,皆因崇尚文教而多元开放,能容下波斯胡商也能容下非主流的文艺,开放的扬州从未向客人关闭大门。

  而扬州衰落始于运河的衰落,错过了海洋文明的崛起,以及错过铁路和高铁发展。几百万扬州人共同沉浸在诗词书画美食园林的共同回忆里,政府的独家政策扶持,也无法改变一次地缘经济拓扑变化的负面结果。仍对高铁和伶仃洋大桥保持怀疑态度的港人,应引以为鉴。

  人流、资金流和信息流总是混合在一起无法切分,要保持香港经济和文化的健康发展和吐故纳新,就必须保持开放和多元化,不能停留在心理舒适地带、因循守旧而不思进取乃至自闭。维系文化需要千年的努力,而错过历史的发展只需要一代人的短视。本地人口已经增长停滞的香港,若非靠吸引外来人才流入,也会很快步入老龄化甚至超老龄化社会。

  缺乏足够人口基数,就没有足够的人才、市场和资本支撑,早熟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只能孤芳自赏,无法做大辐射周边。香港的八达通,扬州的共享单车和专车拼车,都是没能越过规模瓶颈的早产儿。香港今天的工商企业如不能打开门做生意辐射出去,就不会有未来。香港只有七百万人口,和全球十大超级城市动则两三千万相比还有很大距离,今天的香港需要向外寻找更大的生存空间,从大湾区到南海群岛,从一带一路到发达国家都不可错过。

  逐利者当有所思

  本文缘起一次偶然的参访旅行,当把旅行中的见闻,新闻联播表扬抢人大战冠军西安(+24万),和比特港舆情感知系统对于“生育“的预警串在一起时, 一个更大的图景就展现出来。当推特上的遥言说决策者即将放开所有生育限制的时候,投资者在炒作人口红利概念的同时,是否该想想是什么样的数据和事实,导致了一百八十度的基本国策转变呢,

  抛开阶层分析和社会分工,人口的结构变化将直接导致“生之者寡,食之者众”,这就是各大城市开始抢人的背景,抢得不仅仅是人才,而是税源,以及每个年轻人后面的六个钱包。

  从地理维度说,扬州作为二线城市,当然无法和一线城市对年轻人的吸引力相比。但作为联合国宜居城市和有着千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当扬州的人口开始明显出现衰退和老龄化迹象的时候,还能有几个城市可以幸免呢,

  空城无声,却不知新建楼价,年年知为谁升 ,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比特港大数据。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